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查看: 857|回复: 0

最重要的高三,他的爱情竟然不偏不倚地来了

[复制链接]

100

主题

100

帖子

304

积分

超级版主

Rank: 8Rank: 8

积分
304
发表于 2015-6-8 15:16:17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何瑜怎么也没有想到,到了最重要的高三,他的爱情竟然不偏不倚地来了。

当班主任把郑兰带到教室介绍给大家时,所有男生的眼睛都直了,只有何瑜没有——不是他没有色心,只是他那幅眼镜好死不死的在这个时候掉到了地上,等他捡起来的时候,郑兰已经坐到了座位上,老师也开始上课了。

何瑜是个让老师有些头疼的学生,他的成绩没的说,在班里始终排在前五,但他喜欢打架,好勇斗狠,上课不好好听讲,总是胡闹,他不服管教,讲起道理来头头是道,谁拿他也没有办法。不过他毕竟是班里为数不多的几个有希望考上大学的学生,所以老师们对他的行为也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只要他不做的过分,谁也不干涉他。

这节是生物课,胖胖的生物老师把遗传学和隐性基因讲的眉飞色舞,何瑜却撅着嘴把笔夹在鼻子下面摇头晃脑地作怪,因为他的生物成绩在全年级都是数一数二的。生物老师一个回头看见了正在搞怪的何瑜,却只是朝他轻轻摇了摇头,她对这个得意弟子既喜欢又无奈。

何瑜收敛了一些,生物老师是对他最好的一个老师,从来没有骂过他,每次他不交作业,老师也是一笑了之,不像其他老师跟催命似的非要他把作业交掉。不过就算这样,他的心思仍然没有回到听课上。

何瑜的同桌叫刘大壮,外号板牙,是他的死党,板牙的成绩一直不行,考试的时候全靠何瑜“照顾”,但打起架来却是何瑜的好帮手。板牙见何瑜无心听课,悄悄地向何瑜咬耳朵:“新来的郑兰长得可真够漂亮,在全校都数一数二了吧?”何瑜嘴上不承认:“瞧你那点出息,没见过美女啊?这也叫数一数二?瞧她瘦成那样,没二两肉,摸起来一点手感都没有。”

板牙讨了个没趣,不再理他,何瑜的心里却打起了鼓。他偷偷地向郑兰瞧去,这个姑娘正一边认真地听着课,一边做着笔记,何瑜猜想她的字肯定写的很漂亮。虽然郑兰穿的是校服,但仍遮掩不住玲珑曼妙的身材,姣好的面容上一脸单纯,长长的秀发在她低头写字的时候洒下来挡到了笔,她用白玉般的手将头发别到耳后,就是这个动作,看呆了何瑜。

郑兰此刻根本不知道有人在讨论她,也不知道何瑜已经偷偷盯着她看了好久。她以前在别的城市读书,但因为父母工作调动,又不能把她一个人留那里,只好为她办了转学。父母都是知识分子,对她的教育很严格,郑兰也争气,从小学习就非常好,但此刻她对老师的讲课却直皱眉头——她一时难以适应这样的讲课方式。

终于熬到了中午放学,何瑜早已经神游了好久,铃声一响,还没等老师宣布下课的声音落下,他就已经冲出了教室。吃饭对何瑜来说可是一天中的头等大事,“吃不饱,哪有力气在课堂上睡觉”是何瑜发明的名人名言,虽说是名言,可也只有他的一群狐朋狗友表示赞同。

何瑜一头冲进饭堂,第一个从大师傅的手中接过了饭,他的吃相极不雅,狼吞虎咽,好像从来没吃过饱饭似的,老妈为此说了他好多回,让他吃慢点,老爸却点着烟乐呵呵地说:“没事,这才像男人吃饭,再吃快点。”听到鼓励的何瑜把头都埋进了碗里,全然不顾差点被噎到的危险,饭以惊人的速度进了他的胃,老妈只能叹口气:“你的舌头好可怜,连饭的味道都没尝到过。”

何瑜风卷残云地吃完了饭,慢慢踱着步又回到了教室。果然,他判断的没错,郑兰还没有走,正对着书上的内容发愣。

以往何瑜都是吃完饭直接回宿舍睡觉的,不过他注意到郑兰在上生物课的时候一脸茫然,猜想她肯定没有听懂,色胆包天的他自然不肯放过这个接近美女的机会。不过她是否已经去吃饭了,这个何瑜实在不能确定,只好碰碰运气,不过这运气还真让他给碰到了。

何瑜大方地走到郑兰面前,他的心嘭嘭直跳,郑兰低着头,脖子后面一片雪白,笔记本上字迹娟秀,看得出来是极认真抄写的。

“怎么还不去吃饭,被这些恶狼哄抢,待会食堂就什么也剩不下了。”何瑜半开玩笑地说道。

郑兰听到有人说话,诧异地抬起了头,当她看清楚站在面前的男生时,微微笑着说道:“这会人太多了,一会过去。”

“我叫何瑜,你叫郑兰吧?”

“嗯,我今天刚转过来,以后还请多多指教。”郑兰笑着伸出了手。

何瑜慌忙伸出自己宽大的手掌握住了那只小巧的手,滑腻腻又柔若无骨的手立即换起了何瑜无限的遐想,为了掩饰自己心里的慌乱,他赶紧抽出手来,指着桌上的课本说:“怎么,没听懂吗?”

“嗯,老师讲的太快了,讲课方式我也有点不适应。”郑兰苦笑一声,无奈地看了看何瑜。

何瑜心头一阵狂喜,他尽力压制内心的兴奋,但声音还是有点变了调:“是吗?我的生物学的不错,哪里不懂,我给你讲讲。”

郑兰有些惊讶,她没想到这个壮实的男生这么热情,更不相信他是一个成绩好的学生,但出于礼貌,还是指了指自己没有听懂的地方。

“这里呀,这个不难,是这样子的。”说着,何瑜抓起纸笔给郑兰讲了起来,二十分钟后,郑兰没有听明白的地方已经全部弄懂了。她对何瑜充满了感激和好感:“太谢谢你了,能够认识你真好,以后不明白的地方就都向你请教了。”何瑜大方地摆了摆手:“小事一桩,别的不说,学生物和打架,我可是行家里手。”

“打架?”郑兰听得有些纳闷。

何瑜这才意识到自己说错了话:“噢,我是说我力气大,有人欺负你的话,你就告诉我,我帮你出气。”他赶紧解释到。

郑兰被逗得咯咯直笑:“那就先谢谢你啦,不过这种情况应该不会发生的。”

何瑜被郑兰的笑声弄得有些不好意思,为了掩饰尴尬,他问道:“你真的不打算去吃饭了吗?书上说‘废寝忘食’,你还真打算‘以身试法’吗?”

郑兰又是一阵大笑:“什么叫‘以身试法’,连成语都用错,不过被你一说,我还真有些饿了,我去吃饭了,再见。”说完,转身出了教室。

看着郑兰渐渐走远,何瑜立即伸出右手,给了自己一个胜利的手势:“耶,搭讪成功。”

何瑜与郑兰就这样熟络起来,郑兰开朗大方,很快就与同学们打成了一片,班上的男生全都开始暗恋起郑兰,连板牙这个明知不可能成功的人也不例外,不久后,不少外班男生都知道转来了个校花,课间的时候经常跑到何瑜他们班来看,跟欣赏稀有动物似的,还对郑兰指指点点,开着玩笑。郑兰再开朗,也被这阵势闹了个大红脸,羞的耳根子都红了,连教室也不敢出。

何瑜这时候显出了他的英雄气概,他与这帮人本都相互熟悉,不少人还挨过他的拳头,他挽起袖子虎着脸往那帮人面前一站,一句话也不说。知趣的人很快灰溜溜的走了,有些不长眼的,被他一声虎吼吓得发懵,也夹着尾巴狼狈逃窜。

当何瑜以胜利者的姿势把脸转向教室的时候,板牙不失时机地嚎了一嗓子,全班男生都跟着喝起彩来,何瑜学着武侠小说里的样子神气活现地向教室各个方向抱拳致谢,心里别提有多高兴。这么一闹,郑兰的脸更红了,她偷偷地朝何瑜看过去,正好撞上了何瑜的目光,何瑜从郑兰大大的眼睛里读出了感激和害羞。

美丽的郑兰让班上的其他女生都黯然失色,不少人都盼着她出丑,郑兰知道这一点,行事更加低调。她热情善良,个性独立,在学习和生活上帮了女孩子们不少忙,女孩子们之间的那点不愉快就像夏天出的痱子,很快就过去了,何况大家都是同学,哪有什么深仇大恨。

一整天何瑜都沉浸在自己的壮举之中,连班长这个五好学生也向他竖起了大拇指。雄性荷尔蒙分泌旺盛的这帮男孩们个个像只好斗的公鸡,虽然班上的男生为了郑兰到底喜欢谁都在暗暗较劲,可当别人欺负上门的时候,大家又团结在了一起一致抵御外辱,即使这并不能算做是挑衅或是欺负,但在这帮男孩子看来,郑兰是他们班上的宝贝,决不能让外人抢走。

不过很快何瑜就为自己的英雄举动付出了代价,这让他明白,英雄并不是那么好当的,也让他明白,自己有不少潜在的强劲对手。

下午放学后吃完饭,何瑜被一个人叫了出去,这个人他认识,外号鸡贼,板牙不放心,要跟着一起去,被何瑜挡住了。何瑜很清楚鸡贼叫自己出去是为了什么,不过他艺高人胆大,根本不在乎,另外,既然已经充了好汉,就不能在这个节骨眼上认怂。

进了一条没人的巷子,何瑜立即被几个人围了起来,为首的正是上午被自己吓走的一个。

“你是何瑜?”

“你又不瞎,自己不会看啊,找我什么事!”

“劝你知趣点,不要和我们过不去,英雄不是那么好当的。”

“少放狗屁,说明白点。”

“你们班上转来的郑兰和你是什么关系?”

“没有关系。”

“那你就少管闲事。”

“如果我一定要管呢?”

“那你得付出代价。”

“我像是吓大的吗?”

“不像,不过你欠这个。”说着,一个拳头就伸到了何瑜的脸上。

何瑜脸上挨了几拳,衣服也被扯破了,不过他在对方几个人身上留下的“标记”也不算轻。

“以后记住,少管闲事。”为首的那个撂下这句话后,被几个人扶着出去了,何瑜捂着鼻子在他们身后竖起了中指。

何瑜走出巷子的时候,迎面碰见买东西回来的郑兰,看着满脸鲜血的何瑜,她吓的脸都白了,赶紧拿出纸巾帮何瑜揩拭。

“又和别人打架了?”郑兰沉着脸问,她与何瑜熟悉后,早就知道了他的“爱好”。

何瑜把头一撇:“你管不着。”

郑兰似乎猜到了什么:“你要是再和别人打架,咱俩就别做朋友了。”说完,扭头走了。

当何瑜鼻子里插着卫生纸走进教室上晚自习的时候,不少男生被他那滑稽的样子逗得哈哈大笑,板牙捂着嘴笑得肚子疼,结果脑门上挨了何瑜一个爆粟。

何瑜无心理会这些,他朝郑兰看去,她对教室里的骚动一点都不在意,只顾低着头做物理老师发的试卷,何瑜心里有些失落,咬咬也埋头做起题来。

物理老师摆手制止了孩子们的笑声,他走到何瑜跟前:“以后注意安全,下自习了去医务室看看。”何瑜朝老师点点头,对他的关心回报了一个感激的眼神。

以后的几天,郑兰不再找何瑜讨论问题,何瑜找机会讪讪地想跟她说话,郑兰扭头就走。何瑜无奈,只好收起了心思,后来他又接到了那帮人的挑衅,何瑜默默忍受,始终没动手,结果被这些人一阵奚落,板牙看不下去,冲过去要跟对方干上一场,何瑜把他拦了下来。板牙气鼓鼓的不服气,结果挨了何瑜一顿没头没脑的训斥。

没了何瑜的阻拦,那帮人开始厚着脸皮来找郑兰,郑兰被吓的不轻,几次躲掉后还是被缠上了。为首的涎着脸要和她交往,然而郑兰的断然拒绝让他很没面子,恼羞成怒的他正要动手,被学校领导赶过来制止了。

这帮人在学校都是不好惹的,他们自知考上大学无望,也就不把心思放在学习上,知道学校再怎么也不会开除自己,索性任意胡闹,学校领导也拿他们没辙。不过对付这些人还有一个绝妙的武器,那就是请家长,这帮连校长都敢打的大尾巴狼一见到自己的家长,个个都夹起尾巴装了孙子。

这件事的顺利解决让郑兰长舒了一口气,她的父母知道后来学校同校领导和班主任长谈了一次,说了些感激的话,也暗示学校应该抓抓校风,他们自然不希望女儿出一点事。

只是郑兰不知道,校领导的及时赶到并非偶然,而是何瑜在通风报信,他一直远远地关注着郑兰,虽然不能和她说上话,但这样暗中保护,也算满足。

何瑜的身上渐渐发生了变化,他不再打架,张扬的个性也收敛了许多,与那帮狐朋狗友断了交往,连板牙叫他去玩都不理了。作业按时交,试卷照常做,老师们都笑着说真是太阳打西边出来了,连何瑜都收了心。

郑兰看到了何瑜的变化,当何瑜再次找到她讨论问题时她不再拒绝,他俩的关系比以前更好了,学习成绩也都一路飙升,春节前的最后一次考试,郑兰班级第一,何瑜紧随其后。

只是何瑜一直不知道该如何开口,也不知道是应该开口,他起初接近郑兰仅仅只是好奇心和自尊心作祟,可当他真正了解这个女孩子的时候,却认真了起来,一向天地不怕的何瑜面对爱情却退缩的不知如何是好。郑兰是个聪明的孩子,她或许已经察觉到了什么,因此和何瑜的关系一直不远不近,可这让何瑜更加烦恼了。

北方的冬天寒冷干燥,但一下雪,整个世界就变成了白色,银装素裹是北方冬天里最美的景色了。今天的雪下的很大,坐在窗口的孩子们分明看见外面的雪已经积了厚厚的一层,很多人早已按捺不住心里的冲动了,虽然他们已经过了打雪仗的年纪,可是连体育课都没有的他们丝毫不肯放过这个难得的玩耍机会。刚一下课,所有人都冲向了雪地,一团团雪球开始四处飞舞,被击中的人毫不示弱,立即团一个再扔过去,有时候准头不好,打中了别人,更引发了混战。

何瑜和郑兰也不例外,他们跟着班上的同学们分成几组,一起玩闹开来。郑兰成了众矢之的,几乎所有男生的雪球都投向了她,很快她就坚持不住了,何瑜笑着斥骂了板牙和别的几个男生,大家才住了手。

板牙见大家玩的高兴,便向几个男生挤了挤眼,又向身边的何瑜努了努嘴,大家会意,一起将何瑜扳倒在了雪地上,几个人按住四处乱蹬的何瑜,板牙则团了好大一个雪球笑嘻嘻地从何瑜的脖子里塞了进去,得手后大家一轰而散,何瑜一个也没抓住。

何瑜无奈,只好低着头去掏雪,还没有掏干净,上课的铃声就响了,他只好揣着一身的雪进了教室,等到下午的时候,他已经感觉到有些头重脚轻了。

第二天何瑜没来上课,板牙有些尴尬地对老师说何瑜感冒了,这自然是因为昨天的胡闹。何瑜这场病一连生了三天,第四天他进教室的时候,早就做好了狂补笔记和作业的准备,估计桌子上的一堆试卷都能把他埋掉。

不过他预想的情况并没有发生:试卷按科目分类,整整齐齐地放在桌上,每科有哪些作业已经记在了纸上,抽屉里有这几天各科的笔记,是复印的,字迹娟秀,何瑜非常熟悉。他感激地向郑兰望去,郑兰刚好抬头看他,嫣然一笑后又低头做起了作业。

即使是高三,春节总是要过的,虽然假期很短,但也让这些孩子们期盼了好久,大家都盼着多收点压岁钱,好贴补一下没有油水的生活,不过成绩不好的人早就开始发愁该如何应付亲戚们关切的询问。

何瑜的突飞猛进让老妈高兴不已,过年的几天她不住地向亲戚们夸耀何瑜在学校的成绩如何的好,夸的何瑜都有些不好意思。老爸倒还是一副乐呵呵的样子,只重复着那句一成不变的话:“男人就应该这样子嘛。”

何瑜在三十晚上零点钟声响起的时候给郑兰发去了短信:“新年快乐,谢谢你在我生命中的陪伴,人生得一知己足矣,愿你安好。”

郑兰的回复倒很幽默:“有一天,猪去问佛祖,为什么我为人类奉献了生命,他们却还老是骂我?佛祖想了想回答说:猪,你说什么,别问我这么傻逼的问题,好好干活就行了,想那么多干什么。”

何瑜被逗得哈哈大笑。

过完年后,学习更加紧张,孩子们平时虽然胡闹,但也都知道六月份的考试对他们来说意味着什么,无形的压力让大家的心都收敛了一些,黑板上面的倒计时时刻提醒着大家:时间不多了。

老师们也如临大敌一样紧张,每天都催促着大家好好学习,几位学习好的同学还受到了特别的生活照顾。要知道,多考上一个人,老师们的脸上就多一分光彩,学校发给他们的奖金也多一些,老师也是人,自然要养家糊口。

何瑜虽然整天呆在教室里不出去,心思却有些烦乱,连着几次考试的成绩也很不稳定,老师们着急的厉害,生怕他在最后一次考试中发挥失常,不住地帮他分析原因,何瑜心里清楚这到底是因为什么,只是说不出来。

郑兰的成绩倒是稳步前进,老师们都对她抱了很大的期望,几个代课老师经常给她开小灶,比对自己的孩子都亲,要是真能考出一个好学校来,那可是全校的光荣。

校领导为了缓解孩子们的压力,专门从省城的大学里请了一名心理学教授给大家做心理疏导。那天,整个年级以班为单位坐在操场上听秃头教授讲课,不过不少人是带着试卷来的,他们无心听这些东西,多做一道题,就有可能多挣一分。

何瑜倒是真心想听听这个教授说些什么,因为他的心里实在憋闷的难受,教授毕竟是有些真材实学的,一番疏导竟让何瑜大起胆子决定要做一直想做的事情了,真不知道这个教授如果知道了他的讲座竟然有这样的效果后会做何感想。

晚自习结束后,何瑜走在后面,趁别人不注意将一张纸条放在了郑兰的桌子上。二十分钟后,郑兰匆匆地出现在电教楼的后面,看到了早已等在那里的何瑜。

连续的学习压力让郑兰有些消瘦,水汪汪的大眼睛也黯淡了不少,何瑜心疼地看着她,刚想说话,就被郑兰打断了:“打住,我知道你要说什么,也知道你心里想什么,不过现在不是时候,我提醒你一句:记住你现在的身份和该做的事情。”

何瑜张着嘴,一句话也说不出来,他像泻了气的皮球一样全身无力。

郑兰微微一笑:“怎么,连这点打击都承受不了,还男子汉呢。”

何瑜低着头,不说话。

“我知道那次是你帮我解了围,也知道你一直对我好,我的心意只说到这里,现在这个时间,我们除了这个什么都可以谈,最后一句话,我们的青春还很长,精彩的生活还没有开始呢。”

何瑜被最后一句话刺激到了,他突然醒悟过来,一时不知该如何是好,他冲动地拉住了郑兰的手,郑兰微微一愣后赶紧抽回,胸口起伏着,心跳的十分厉害。

“我知道了,谢谢你,再见。”何瑜恢复了精神,两人互相道别后各自回了宿舍。何瑜的天空一下子放晴,心里的负担终于解脱了。

只是这一幕被因不放心何瑜还未回来而出来找的板牙看见了,他回去后绘声绘色地向大家地描述了所看到的东西,自然还加进去了不少臆想。结果第二天,全班的男生都失了恋,上课无精打采的,老师们都感到奇怪,还以为是大家集体吃坏了肚子。这种情况很快蔓延到了半个校园,谣言也跟着起来了。何瑜和郑兰的生活被彻底打乱,学习也没了心思,特别是郑兰,她已经有些抬不起头来了。班主任也知道了这个事情,他语重心长地找何瑜和郑兰单独谈了一次,两人虽一口咬定绝无此事,但班主任的眼神里仍满是狐疑,郑兰急的眼泪都快下来了。

何瑜动用了一切手段追查始作俑者,结果板牙被揪了出来,板牙一开始还抵赖,说这些都是他亲眼所见,结果何瑜的一阵怒吼让他噤了声。何瑜郑重地向板牙说清楚了当天的事情,又将他狠狠地收拾了一通,他和板牙一起动用学校里的所有人脉关系消除这件事情的影响。好在大家都忙于学习,虽然男生们一大半都失了恋,心情不佳,但青春期的躁动没能抵得过各科老师们试卷的轮番轰炸,这件事渐渐也就被大家淡忘,何瑜和郑兰的生活又恢复了平静。

何瑜的成绩又回到了老师们期待的水平,郑兰更是成了老师和班上同学们的重点保护对象,这次真成了稀有动物。孩子们虽然玩闹,但都十分单纯,明白了高考的意义后,相互在学习上的帮助就更多了,大家俨然成了一个牢固的集体,坚不可摧,就连板牙这样的落后分子,也开始关注起了学习。

何瑜和郑兰经常会为了一道题目而争执不休,深夜教室里的灯光在地板上拖下他们长长的影子。两人从未再提起那天晚上的事情,只是四目相对时,都能从对方的眼神中读出鼓励和自持。

高考很快就来临了,考完最后一场,所有人都彻底放松,剩下的事情就交给老天,让它来安排好了。笼中的鸟儿一被放出来,立刻欢腾的不行,何瑜被板牙拉着参加了好几次同学聚会,每次都喝的人事不省。郑兰也和一群好姐妹们四处疯玩,毕竟马上就要分开了,以后天各一方,再想聚齐就难了。

“月儿弯弯照九州,几家欢乐几家愁”,高考是人生的一场洗礼,结果固然重要,但经历了这个过程,许多人也因此成长。命运不会因为一件事情而永远改变,生活中有还很多机会让人看到人生的美好,那些成绩不佳的学生也不必丧气,至少在你们的人生中,那些曾经付出的汗水和努力,那些深夜教室里孤独的身影,永远都会被记住。

成绩出来后,何瑜和郑兰都考的不错,带课老师们高兴地四处宣扬他们班上这两个高分学生,他俩的照片被放大连同录取学校的名字一起贴在了学校最显眼的地方。不仅如此,他们班的成绩打破了所有人一开始的想象,连板牙也考进了一个相对不错的大学。

何瑜和郑兰同样兴奋,憧憬中的大学生活很快就要开始了,还是在那栋楼后,何瑜说出了藏在心里许久的话。

“我喜欢你,郑兰。”

“我也喜欢你,何瑜。”

“那我们……”

“先不要着急,等到上了大学,一切稳定了之后再说,好吗?”

何瑜知道自己今天还是没有达成目的,但他从第一天见到郑兰时所想的事情总算是有了一个开端,未来的日子还很长,生活仍在不断继续,大学会是个什么样子,何瑜并不清楚,只是他心里早已充满了期待。那些年,那些爱,虽未说出口,却已深深地烙在了心里。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申请友链|手机版|小黑屋|

GMT+8, 2018-10-23 07:18 , Processed in 0.126007 second(s), 26 queries , Gzip On.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